2017-07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我又在捣腾。

自从这个bo被大量的垃圾留言侵袭以来,我就疲乏于不停删除的抵抗战了。一度移步至MSN~

然而又自从光腚BT地和谐BT顺带警示某bo站以后,我很久没有写点什么的欲望了。如今被R提醒后,也觉得重新申请个清静的FC2很有必要。结果注册到了这么靠前的数字,应该是把退会了的旧主机号做了再分配。

为了避免垃圾回复追随而来,新地址不打出来了,请在这里的链接里直接点最后一个就对了。

当然,最近的生活无聊,于是犯懒病又回了。新地址里也不再想搬旧东西了,成为一个新的开始吧。因为这里就是明日的回忆。呵呵~若是之前说的那么多注定要丢失,我也认了。

以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9年12月4日。

早上老师一进门就拿着个三明治在啃,一副很匆忙的样子。边吃边说“不好意思”之类的。然后又跑秘书那里去拿材料过来,顺便把剩下的三明治消灭光。课间接了一个冗长的电话,之后上课时又有紧急电话进来。然后说是某船上的集装箱爆炸了,昨天为了这事情忙了通宵没合眼,今早直接来上课。一点看不出来他没睡的样子,呵呵。中午提早放我们吃午饭,说好只休息一个小时然后早上课早放学的,结果还是1点开始上课的,做了个小cas就放我们回家了。看看表,才2点40不到。囧吧~怎么这么快就又到周末了呢!哦也~这种迟到早退的课简直是太好混了点吧。

回家的路上经过某个小路口的时候,猛地听到几声叫喊。转头望去,发现靠在墙边的几个交警迅速带上安全帽,蹬起自行车冲出去追前面刚开过的一辆小汽车。我们拼命喊加油,想想几辆山地车在狭窄的单行线街道上追逐汽车的样子就很爆笑。等我不慌不忙地走到那条路的路口时,交警正在很负责地拦截那辆违规车,并且造成了后面跟随的两辆车的堵塞。煞有介事地打手势让肇事车拐到旁边的空地上,好让后面的车超出来,然后再跟肇事车主详谈。说实话,我完全没反应过来那车怎样违反交规了。

经过电影院门口的时候,依然是看到了定点坐在地上的那个讨钱的女人,带着她的狗。她坐的那地上全被她用荧光笔画满了各样的小图案,此刻正专心地在狗狗的头上画着一颗红心。那狗狗很乖地低着头让她肆意妄为。看到这画面简直是触景生情,因为我立马想到了我无聊时也会这样蹂躏我家小纳。我会用各色荧光笔把小纳的白鼻子和嘴巴周围的白毛画得五颜六色,弄成印第安酋长样儿,然后得意地看着他很无奈很无语的表情。于是此刻,让我发现无聊的主人都有一样的癖好。

回到家里,死活上不了网。于是,我认真地学习了。

十一月末的小团团。

一晃又到了月末了,十一月的最后一天。算算还有不到三个星期就可以回国度假了,开心。不过同时又想到二娃的孤单的那些日子,还是会失落起来。每次都说,明年一定陪他过圣诞,每次都爽约,害他独自一猫在家里。唉,分身乏术啊!虽然我能看到REVE可以弥补一下心里缺少的那一部分,但是那也只是我一厢情愿,毕竟REVE离开我两年多了,被家里人宠坏了,所以对于他来说,我反而是可有可无的了。我和他在一起的时间也不过一年半不到。然而二娃却是真的只有我。每天我回家,坐在床上上网的时候,他会耸着鼻子闻过来,用头扒开我的胳膊钻到我怀里蹭一蹭,然后在我腿上卷成一圈睡觉,还用爪子盖住脸。只要我一清早出门,天才回来的话,在楼梯上就能听到他隔着门板的嚎叫,仿佛哭泣说不要丢下我。每次带他出去打针,装进笼子里去的时候都是万般的不愿意,勉强被塞进去了也要叫半天,好像我要卖了他似的。冬天里每天晚上必定睡我怀里来,挤在我的胸前又卷成一团睡,伸出手去摸摸他,人家还嫌我打扰到他了。

这样不被打扰的二人世界很美好,不过每次我出远门的确是最大的困扰。

落下大巴恐惧症。

昨天去马赛,大巴前一半开得还很顺,到PDC那儿稍微堵了一会儿,人稍微放松了警,以为之后就会很顺利到达。结果没想到之后的路上又堵了好几次,尤其快到凯旋门下公路那段竟然哼唧了20多分钟。我浑身出冷汗,手脚发麻,呕了几次又硬咽下去了,还想拉肚子。说得我现在都觉得好恶心。幸亏中午没吃什么东西,胃里是空的,否则肯定吐车上了。想想当时闷在车厢里,感觉就像有病毒上身一样,很怪异。后悔出门忘了带塑料袋,下次一定要记得。冬天里我的大巴恐惧症就会回来,非常的不争气。

今天起来人还是有点不舒服,大概都有后遗症了。想把洗床单洗牛仔裤赖到周二去的,但是还是打消了这个不好的念头。即时地用刷子把被套床罩上的毛都清理了一遍,这个前期工程就已经非常浩大了。再拎着两大袋子的东西去洗衣房,下雨了。留着衣服在洗衣机里转的时间又回家把屋子打扫了一遍加消毒。每次我闻到消毒水充满着房间的时候,就会觉得很干净,很有安全感。已经病态到了这个地步了,呵呵。花了七次烘干的钱,35分钟,才把被套床单什么的烘到发烫。热气扑腾在脸上,灼热充斥在手间的感觉真好。回家又把这些全部套好铺在床上,工程全部完成花了2个多小时。

决定出去透透气,正好想到之前Lulu说的有卖国香肠的小摊,想去看看能不能上今天最后一波。结果过去一看,烤香肠的摊今天收了,只有别的三个棚子在卖东西。那个遗憾啊。。。我都完全没有吃到!为了弥补,我们只好跑去第一个小木屋去吃churros,她又买了杯热酒,我喝了杯热巧克力。人们买了热饮就站着围着大酒桶边喝边聊,我俩占了一个酒桶在那儿边吃边喝。油炸的东西还是不能一次吃多,虽然是两人分很划算,但是口腔内部的肉肉还是受不了。换了是在国内,大排档或小摊里卖的都是各样的烧烤或者酸辣粉丝啊之类的,总之是咸的,而在这边,吃咸的仿佛是异类,大摊小摊卖的一个比一个甜腻。我说我在法国这么多年,始终保持着中国胃。

充满着遗憾和不甘回到家里,发现小祖宗毫不客气地又在干净的床罩上睡得不亦乐乎。服了他了!

上猪猪看了一下,发现乃奈奈绘的《新撰组异闻录》要真人化了,难以想象冲田总司的演员会是谁,还有土方岁三。。。Bloody Monday和Code Blue都要出第二季,前者上一季明显烂尾,但是我仍然不看好第二季,感觉全靠阵容在里面撑着稀烂的剧本。后者第一季也没啥大情节起伏,难道非要出后续来搞情感纠葛?其实第一部那样我觉得就够了,淡淡的感觉最合适,加减一分或许就过分做作了。貌似龟梨、手越也有新片,希望不要是花痴片。

雷声大雨点小的火锅之旅。

昨天上午跟朋友一起去PDC的中超买火锅食材,扬言两人要大吃一顿。

在车站却硬找不到1,1欧一个人的白色大巴,只好坐那走国道绕弯的到马赛的蓝色大巴,途中停PDC,2,5欧一趟。

中超规模不大,甚至不上里昂的大金塔,选择性很小。买了一弯东西,才想起最关键的火锅底料没拿。结果到处找了3圈,没找到,尽是别的汤料或酱料。后来朋友问老板了才知道他们把袋装火锅底料撤柜了,因为保质期短而且买的人少。他推荐了一个玻璃瓶装的,上面写着日语“寿喜烧”的罗马音,不知啥玩意儿。还是买了,好过清汤寡水。

回去等车时,看到对面开过去一辆白色大巴,我俩顿时捶胸顿足的,肠子都悔青了。正在想要不要就此等那辆白大巴开回来上去时,那蓝色大巴缓缓驶来靠站停下了。开门一看,还是刚才那位善良的司机。说他善良,是因为他一直不厌其烦地堆弄错车的乘客解释这不是走高速直达马赛的,而是会绕弯的。而且他也没要求我们把购物推车放在底下的货仓里,大概他也想到周日不会有什么乘客吧,推车也不会碍事。的确往返途中,乘客都几乎只有五、六个,车厢很空荡。我们之前去的时候坐在第一排,看着上来下去的乘客与司机的各种交手。有个男孩子的周末一欧的卡上没钱了,问司机付现金能不能只给一欧,司机无奈地笑道规定只能是卡充值了才能一欧,出票据的得按常价来。还有个老头上来跟司机套会儿近乎,貌似是经常见到的吧,然后想让司机免他的票。司机更是无语,最后还是收了钱,那人还想少给5毛。。。然后我俩就在一边嘀嘀咕咕地感叹司机挺不容易的。在这小城开车还算安逸的,要是到里昂啊,马赛啊巴黎啊那种地方开公交,真的是很危险。虽然他们罢工会给我们带来很多的不便,但是从心底里,我理解他们的立场。没家教的流氓孩子上来抢钱柜,或者殴打司机,或者烧车,如此没有保障的工作,就算是神灯良民也不会喜欢冒险干的。

车还没到家门口,我们已经饿昏了。可是,就咱这气场的人,终究只是雷声大雨点小,还没吃到半场,就撑住了。还泡了那么多木耳什么的,大白菜连动都没动直接存冰箱了。到了晚上都不饿,肚子里一直翻江倒海的胀气。囧

看来还是不能一次吃猛啊,欠着点儿有回味的程度才是最好的。估计这几个月内我都不想吃火锅了吧。

彷彿別處。

新一輪的冬天又來了,今天是農曆的小雪。南部象徵性地降低了2度,並沒有季節上的冬日跡象,只有哀怨的黃葉爬滿地,掙紮著不願結束秋天。

夏日的夜市沒收攤多久,聖誕小木屋又搭起來了,一直持續到元旦。週末的大街小巷人頭攢動,都在為購置禮物而蠢蠢欲動。金色的陽光灑落肩頭,叫人想做套中人都難。街邊臨時架起來的木馬等電動玩具也能讓小孩子們興高采烈,我總感嘆說法國的兒童沒有健康的童年遊戲,以至於在課間互相扔粉筆頭都能津津有味。現在回想起來,我的童年真的是豐富多彩,雖然樸實,但卻充滿樂趣和真實。

陸續,米拉波大道上又會擠滿路人,混合著各種各樣的心情和亂七八糟的味道。但是,也只有這裡,一年四季都如此熱鬧,彷彿不受經濟危機影響的一個世外桃源,自給自足,無需別處的任何關係。

這裡的生活太寧靜,讓人心乾淨無雜質,簡單的來來往往,簡單的路線,簡單的三餐,簡單的一切。

正常的南部天气?

这个星期开始回暖了,每天穿薄外套里面穿线衫足够,甚至中午还会觉得热。路上和朋友说到去年的天气,果然是反常的一年,巨冷加多雨,害得我屋顶那个破洞就没怎么停过漏雨,也正因如此,我才急切地要搬离。然后一系列的事情发生直到现在这个还算像样的房子让我真的很感谢神。
我们的专业教室很有古典气息,或者学术气派,可是,就算那么高的顶,那么厚的墙,依然无法散开人群集中在一起的混合各种体气的怪味道。课间休息一出到教室外面,顿时觉得空气清新精神爽,再一进去,马上又被闷得憋心。我不歧视哥姐,可是我真的受不了那个味道,弄得我每次疑神疑鬼,总觉得体气也会传染,总觉得自己现在的体味也比以前重了。。。囧rz
班上的众多人加上这南部的正常天气,唉,暖气都是多余的了。
而且每天上课能看到一个灭绝在独角戏对着老师和除了中国人以外的众人垂涎媚眼电波荡漾,真让我觉得丢人啊。最受不了整天自我感觉良好的半桶水了,其实别人并不觉得你有多强,没必要在我面前得瑟。低调做人,高调做事。
感谢主的带领,去年让我觉得郁闷的老师今年并没有刁难我,而且课上得很顺利。

蝴蝶昆虫展览。

昨天去学校,偶然在大厅里看到了蝴蝶昆虫的展览。十分之壮观。临时搭的暖房里摆满了绿色植物,我起先没注意到里面有动物。转了一圈看完陈列柜里的各色各样的标本以后,猛然抬头才发现暖棚的顶上栖息着各种蝴蝶。有的是低调的蓝色翅膀,只有张开了才能看到,关闭着翅膀休息的时候就很不起眼,有的是妖艳的红花底翅膀,还有的是绿色自我保护型翅膀。之前藏在蛹里努力蠕动的小虫,为了如今让人赞叹的美丽而忍耐修炼。破茧成蝶的那一瞬间的光彩夺目是否会让它忘记之前痛苦的蜕变呢?痛苦与喜乐是并存的,甚至想到荣耀必会来临时的喜乐,我们可以忘却痛苦,不再计较什么了。产妇如此,我想蝴蝶大概也如此。哪怕化蝶后的生命不会有多久。

穷疯了。

法国真的是穷疯了,连外国留学生换居留这个机会也不能放过了。

睡在脚丫上的猫。

前几天放学的时候,在路上又看见了某户人家放养的那只猫。之前一次看到,是和妈妈一起去学校那边的时候。它睡在窗台上,很悠闲,不怕人来人往。当然,它的活动范围是有铁丝网的保护的,外人也无法随意侵犯。之后许久都没见到它的身影,我每次经过的时候都会特意搜寻一番。好不容易这次又看见了,它还是懒洋洋地睡着。这次,是在堆成小山的枯黄的梧桐叶上。也不知道树叶堆上暖不暖和,它似乎很享受,人来人往依旧不影响到它的小世界。

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脚是冰凉的。我习惯性地侧身卷着睡。小纳很自觉地跳上床来找自己的位置。我喜欢冬天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能和他一起睡觉,呵呵。每晚他都会在床罩外面,靠着我的腰或者压着我的胳膊卷成圆圈入眠,一觉睡到我醒来。他的优点就是不钻被窝,REVE就相反,老爱钻被窝。结果,小纳先在我背后准备躺下,过会儿又跑我胸前那地儿,还是不对,最终绕场一周,在我的脚丫上定下来了。有他这个小暖炉在,我的脚立马温暖起来。顿时我感动得内牛满面。满心赞叹这只贴心的小棉袄~

小纳性格变好了,总在进步中,可喜可贺。

NEW ENTRY «  | BLOG TOP |  » OLD ENTRY

关于我

我们一直在逃亡,却总也不知道,该逃去哪里才好.缺乏安全感的空虚的灵魂.在呼啸的北风中,长发飞扬.

我总是为别人的故事而哭泣,却从来不留一滴眼泪给自己.

别扭的存在,别扭的人.碎.

Kellen//隐·空弦

Author:Kellen//隐·空弦
BIENVENUE!
あなたは、奈落の花じゃない。
そのまま続くよ Carry On 何も変わらず 日々は過ぎて行くだけ またどこかで同じ声がしたって そのままでいい

时间沙漏

06 | 2017/07 | 08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记事分类

每月记事

旧语新言

海内存知己

TRACKBACK

天涯若比邻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自由随意行


igogo8.com

igogo8.com

BLOG内检索

RSSフィー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